林骛远

纯属娱乐.

占tap致歉#
前段时间子文在练瑜伽…
然后看到了这张图,代入了一下安曲…
有没有太太画啊啊啊…非常甜了…
流下了不会画画的眼泪…
想和画手太太合作写一篇关于瑜伽的小日常也好…【很不要脸了(

追求

#肖顾#

/北极圈太冷,被迫割腿肉
ooc我懂,别打脸/
/我到底在写什么东西/

肖兰兰现在非常后悔半夜离家出走。
随便的甩门而出,不顾肖三阻拦的代价,
就是现在被两个混子堵在巷里了。
肖兰兰紧抱着自己的包护在胸前,她眼眶有些红,但仍强忍着泪。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不报警,让我走行吗。”
两个混子笑了,
“大小姐,咱可不要钱啊。”
说着还晃了晃手上的尖刀,指着肖兰兰的上衣。
她闭眼深吸一口气,心想着完了,一气之下的出门果然没有好结果。
肖兰兰开始有些发抖,她的身子慢慢蹲下,想把包放在地上,开口和两人周璇着。
“里面有我的钱包,还有写首饰,你们都拿去好了…我绝对不报警。”
两个歹徒哪里肯听,拿着尖刀步步逼近。
肖兰兰顺着墙角坐下了,她咬着下唇,默默闭上眼。
等来的却不是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是两声巨响。
睁开眼,肖兰兰看见了她。
眼前的姑娘英姿飒爽,干净利落。
深红长袍,粗布棉裤,手拿赶仙鞭别于身后。
她头上扎着两个丸子,头顶还有些不知为何别着的树枝。
两个歹徒双双倒地,救了她的那位姑娘,仰着小脸,收起腿,搓了搓鼻子。

从来信奉科学的肖兰兰,第一次觉得自己看见了神仙。

她将两个歹徒捆好,交给赶来的付队长。
解决了一切,她转身蹲下,歪了歪脑袋,有些担忧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肖兰兰。

“你没事儿吧?有哪儿摔着了吗?”
她朝肖兰兰伸出手。
肖兰兰拉着她的手,却一把埋进了她的怀里。

之后的肖兰兰仔细想想,觉得真是占了人家的便宜…不过还挺值的。

看着怀里的大小姐,顾影愣了。
她有些手足无措,愣了许久后,她还是轻轻拍了拍肖兰兰的背。
她扶着肖兰兰站起身,给肖兰兰披上了自己的长袍。
温暖占满了肖兰兰的心头。

她颤抖着,被顾影扶着送回家。
路上,顾影忍不住和她攀谈起来,缓解她的紧张。

“我叫顾影,是个跳大神的,你呢?”
顾影歪头看着她,笑得温暖洋溢。

肖兰兰愣了愣,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漏了一拍。
“肖兰兰…我是…记者。”
她声音仍有些颤抖。
顾影揽着她背的手更紧了些,笑着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哇!记者很厉害啊,报纸的照片是不是都是你拍的啊!我看那图片拍得可好了,风景啊,人啊……还有还有,那些什么案子啊……”
听着身边的姑娘像小麻雀儿一样地说着,肖兰兰也倒不觉得烦,反而更放松了。
深夜的月光,撒在顾影的脸上,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吧…肖兰兰暗自想到。
送至家门口,她向肖兰兰摆摆手,对着肖兰兰微笑着道,
“你要是想找我啊,就跟人打听张神婆,那是我娘!找到她啊,就找到我了!”
肖兰兰点点头,眼里尽是感激。
“谢谢你…小神婆。”
顾影又给了她一个笑,挠挠头,拎着赶仙鞭,转身回家去了。

之后见面,就是在聚华饭店了。
肖兰兰把菜单推给她,笑着说
“喜欢吃什么,你先看看?”
坐在对面的顾影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看着菜单上的数字有些咂舌。
“真…真不用专门请我吃饭…当时就是路过顺便而已,没事儿…”
顾影眨巴眨巴眼睛,微微抬眼看着她。
肖兰兰笑着,眼里尽是温柔。
“点吧,没事儿。”
顾影看了看菜单,手一挥,做出一副毫不客气的样子,指着菜单上的果盘。
“那…来盘这个!没吃过!”
肖兰兰低头笑了,转头对着一脸雾水的服务生道,

“来盘你们这儿上好的肘子吧,再来两小碟花生米,谢谢。”
跟郭得友用丁卯生辰八字换来的情报,可不能浪费。

果不其然,对面的顾影瞪大了眼,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肘子!”
顾影满脸的欣喜都写在脸上了。
看来得多卖卖丁卯啊……
一盘淋着酱汁的肘子端了上来,顾影舔了舔嘴唇,伸手就是往盘子里抓。
肖兰兰看着眼前的顾影,边翘着腿边啃着肘子,时不时的抹一把嘴角的酱汁。
真是可爱…肖兰兰的嘴角不禁往上扬了些。
肖兰兰把好几个想请顾影出饭店的服务生给打发走了。
她手撑着脑袋,看着顾影吃完了面前的一盘肘子。
顾影回过神来才发现,对面的肖兰兰一直没吃东西。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是不是吃太多了…把你的那份也吃完了…”
肖兰兰笑着摇摇头
“没事,我不饿。”
分明是对面的美人秀色可餐了。

报社办公室里。
郭得友翘着一条腿,手挎在椅子背上,歪头看着桌子后认真写着报告的肖兰兰。
“大记者,你给我妹妹下什么药了?天天见我就兰兰长兰兰短的?”
写着字的肖兰兰顿了顿,不置可否的笑了。
“没什么,就是请她吃了顿饭而已。”

也就还送了几件衣服,送了几盒首饰,还有胭脂,粉霜……而已。

小河神眯着眼,勾起嘴角,
“不止吧?她的那些什么新衣服什么首饰都是哪来的,她可是天天在我面前炫耀的啊。我说肖大小姐,你该不会是看上我家妹妹了吧?”
郭得友把腿放下,双手抱肩,换了个姿势摊在沙发上。
“你这追求攻势可很猛烈啊,顾影一天天的就是在我耳边什么兰兰人好,兰兰大方,兰兰好看,还有时候看着门口发呆傻笑…”
郭得友发现不对,顿了顿,继而转头盯着桌后的肖大小姐。
“嘶…可以啊,我家妹妹还真着了你的道了,大记者。”
肖兰兰笑得一脸灿烂,抬眼看着小河神,
“那就是说明我的追求有效了啊。”
身处家中的顾影打了个喷嚏,她蹭了蹭鼻头,看着门口。
肖兰兰在办公室看着自己手里的钢笔,想到顾影,不禁又露出一个浅笑。

那个单纯的小姑娘…是否知道什么是“追求”呢。

我和她的甜腻日常#

2017.7.26
“我的脸怎么越来越长了,一定是跟你在一起久了。”
“这叫妻妻相。”
“屁嘞,你离我远点哼。”
“怪我啊?”
“对啊。”
“好嘛,怪我嘛。”

你长得可爱你说的算咯…

#肖根##短篇#

#瞎写也要甜#
#司姬锤的撩根之路#
————————
总所周知,Shaw的开车技术非常好
可以十分钟从犯罪现场撤离,可以二十分钟到达机场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要学会利用闲暇时间……
赚钱。
毕竟要想支付起枪支护理,顿顿牛排,新的晚礼服,鞋子,盘子,狗粮……
不容易。
日常出任务,可单凭自家猛男上司支付的工资……简直少得可怜。
而自己隐藏身份的正职更是要命。
她当然想到了当个司机
但上次的雇主如今却不知身葬何方。
噢对,前面说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
互联网时代
所以Sameen Shaw成为了一位Uber司机
正式通过审核办好手续后,她上路了。
首次接的客人是一群高中生
半夜出来泡吧,几个人喝着酒开着玩笑,时不时不知所云的大笑之类的。
当时Shaw正好出完任务,恰巧在酒吧附近,顺路就接了一单。
接完她就后悔了
她觉得自己的脑壳快要被吵炸了
她努力忍着掏枪的冲动,告诉自己
“Sameen,Relax,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犯法,更何况还是几个未成年。”
她对自己说了无数次,方向盘也被自己捏出了印子。
红灯亮了,Shaw抓着方向盘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转头向后座
“给你们一个建议,安静二十分钟到达目的地,或者我飚180码到郊区把你们全扔下去。”
她盯着后座中央的小男孩,那个刚才非要活跃气氛,差点带着几个唱起歌来的那个男孩。
他似乎被吓到了,脸上的笑容僵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小声说了句好的。
Shaw觉得自己的态度史无前例的好了,没有掏枪,也没有动手打晕其中的任何人。
不过坐在副驾驶的耳钉女孩显然不这么认为
“搞什么?你的态度也太差了,我们付钱你就安静开车好了啊,管的真多。”
Shaw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信号灯变绿,放下手刹,脚踩油门。
耳钉女孩却不依不饶的说着,从态度说到安全,从安全说到车祸。
Shaw拉着一张脸,悄悄撇过头翻了个白眼。
有史以来最难熬的二十分钟过去,Shaw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得到了升华。
女孩下车前还对着Shaw说要给她一个差评
而Shaw,给了女孩一个“你要是敢给老娘打一颗星老娘绝对撕碎你”的眼神附加一声“Fine.”
Sameen迎来了她的第一个三颗星评价
“不要以为你长得火辣就可以态度恶劣。”
她闭着眼做了一次深呼吸。
把手机丢到了一旁,抬头盯着天花板。
兼职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Sameen。
接下去的两个星期里,评价依然十分精彩。
“虽然司机的态度只值一颗星,但剩下三颗星给司机,是我喜欢的类型。”四颗星
“虽然很准时,但是看你的表情…总觉得我好像欠了你的债?”三颗星
“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还喜欢翻白眼,但不得不说确实接送到位…”三颗星
“认路很准,但是车里味道太大,有一股…食物的味道,像是快餐店那种。”三颗星
“司机瞪人太可怕了:(”四颗星
…………
一个五星都没有,一次小费都没收到,再这么下去连油费都赚不回来了。
Shaw点开了论坛,开始浏览如何提高好评率
“微笑,态度,耐心……balabalabala”她边滑着网页边翻着白眼
“等等…女性司机专属请求五星好评方法,卖萌抛媚眼……”
似乎可行,但是很难做到。
Shaw摇摇头把这个方法否定了。
几天下来,她感觉自己的业绩应该没救了。
直到周末,她深夜接到最后一个单
到达约定地点后,副驾驶坐上来的一位客人……
皮衣,长裤,高跟…
还有一头深棕的及肩长发。
她嘴角带笑,点开手机屏幕确认道
“Hay~Sameen,right?”
“Yeap…Phone number…0513?”
“That's right~”女人边歪着头对她笑,边一手系好了安全带。
平稳行驶五分钟,五分钟的沉默后
Shaw用余光扫了扫她,发现她正一手撑在窗边歪头看着自己
“What?”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侧脸很美?”
态度态度……
“你也不赖。”
她笑得更欢了,轻轻咬了咬下唇问道
“你叫什么?”
耐心耐心……
“Shaw.”
"Samenn Shaw?"她笑着点点头
"真好听,我喜欢" 她用手拨了拨额前的发丝继续说道。
"你可以叫我Root"
"你喜欢宠物吗?"
"我是一个兽医,你是做什么的?"
"专职的司机吗?感觉不太像啊。"
"明明这么美,应该多笑一笑。"
Root侧头盯着旁边这个认真开车的美人,忍不住和她搭起话来。
车停了,信号灯是红的
"我是个杀手。"
Shaw侧过脸一脸认真对着副驾驶的小麻雀说
"Wow,cool."她依然用手撑着头,嘴角上扬
"你不害怕吗?"Shaw轻轻皱眉,有些不解
"怕什么?你会杀了我吗?"她笑着挑眉问道
"说不定呢?"
"杀手才不会随便杀人。"Root侧过头面对她说
Shaw盯着她,轻笑一声转头回到前方,盯着马路,满眼藏不住的笑意,她轻轻摇头,对Root说
"你怎么知道我们杀手不会随便杀人?"
Root歪头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到达目的地后,Root开门正准备下车。
Shaw深吸一口气吐出,开口了
"等等。"
"嗯?"她别过头看着她,一脸笑意
Shaw觉得她的笑很欠揍但是
"Please…"
"给个五星…"Shaw盯着她的眼睛给了她一个微笑
Root愣了愣,笑容在脸上展开
"Absolutely."
下车后的Root,站在路边,轻轻捂着胸口,心率有些加快,是天气开始热了?
还是司机太"热"了?
Root低头找到刚才的号码,编辑了一条信息发了过去。
回到家中的Shaw,收到了两条消息
信息:【陌生号码】*** *** 0513发来消息
Root
Uber新评价:So cute.😉❤ 五颗星








冲印的照片到了…
喜欢LOFTER的标语
能触碰到她们的感觉真好啊

#肖根
#短篇
#梗原图,侵删
#谁说虐梗不能甜,强扭的瓜也要甜

若单恋者去拥抱单恋对象,而对方并不爱她时,她便会消失。
————————
Shaw举着手机,看着这段话
坐在眼前的人歪头笑了笑
“你在看什么?”
“无聊的事实。”
Root耸耸肩,悄悄撇撇嘴
她站起身,想给眼前这个小个子一个拥抱
“别抱我,你会死的。”
她的手微微停滞,转而支撑住Shaw身后的椅子道
“你的意思是,你不爱我?”
Shaw觉得她笑得和她俩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就像她还拿着熨斗对自己说,我可是你的大粉丝。
Shaw翻了翻白眼,摇摇头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Root嘴角扬起一抹笑,拿了把椅子到她跟前,轻轻坐下了。
她依然边啃着三明治边滑着手机
Root在她对面,手撑着下巴看着她
“是今天的黄芥末加的不够多吗?”
Root开口问道
“少的离谱了。”
她抬眼盯着Root
坐在对面的人无辜的歪了歪头
“没办法,买的时候只剩这么点了。”
她没说话,起身把手里吃完剩下的包装纸揉成一团,向着垃圾桶走去。
“Root,喝的呢?”
“外面的桌子上,或者冰箱里剩的一瓶威士忌”
她果断走向了冰箱,打开门,却没有看见目标。
Shaw本想转身去质问那个家伙,却一头撞进了她的怀里。
她把下巴轻轻搁在自己的肩上,腰上的手却紧紧环绕着。
“………Root.”
“嗯哼?”
“放手,我口渴,喝的在哪。”
她松开了手,对着Shaw歪头示意道
“在那呢~”
她满眼笑意,看着Shaw边说着“Boring”边拿起桌上的汽水猛吸一口。
“sweetie~”
“为什么我没有消失呢~”
Shaw面无表情的绕过那只烦人的小麻雀,背对着她,轻笑着摇了摇头。
Root抱着肩,克制不住的欣喜在嘴角流露。
“I knew it~”




百合
刑警队长x小警花
脑洞完整化】
你猜我会不会更新】
————

省厅公安局里最近新来的了个小姑娘,看起来跟 警察 毫不搭边。
温柔的披肩黑发,165的个子,配上一身干练的警服,刚好修饰出身材的轮廓。
美得令人羡慕。
果然刚来上班的第二天就被评上了警花,让极度男女不平衡的警局沸腾了。
小伙子们轮个在小姑娘面前展现了一番。
可姑娘从始至终只有淡淡的微笑,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好搬上属于自己的桌子。
“发情了啊?干什么呢都围着人家姑娘转,都给我工作去,案子解决了吗这么闲?”
大高个的许巍在大家眼里还是很有威严的,虽带着一张嬉笑脸,但一叉腰,短发往后一扎,立在人跟前,小伙子们都得尊称一声巍姐。
“队长…咱这不是关心一下…新人嘛…”
“少来,口水都快湿鞋了,擦擦干净该干嘛干嘛去。”许巍翻翻白眼勾起嘴角笑着赶了那几个小伙子,大家一哄而散。
许巍便转头向着小姑娘走去。
“你就是苏娴吧,欢迎啊,我叫许巍,刑侦队队长,你是从市里刚调来我们省厅的心理顾问,还是我师妹啊!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了,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就好。”许巍说完,边笑着把手向着姑娘面前一伸。
“师姐好,还请以后多关照了。”苏娴微笑着握住了跟前的手。
跟当年一样的温度啊。

_

“哟巍姐,这么有空来打球了?”
“考完了当然要搞一把了,走呗。”
大三的许巍已经飚到了178,一把揽过旁边哥们的肩膀,嬉笑着走向篮球场。
许巍把到肩的直发扎好,盘在脑后,干干净净梳好额前的碎发,拍了拍手,挑起地上的球,一把丢向站在篮筐下的兄弟。
两指在额前一撩,恶意向哥们抛了个媚眼,招来弟兄们的白眼。
真美……
苏娴看出了神,拿着矿泉水瓶盯着许巍运球,几乎忘了自己在上体能课。
“干嘛呢?训练还敢不专心,看帅哥啊?”
教官一嗓子把苏娴魂儿吼了回来。
“看什么呢看,本来你们班就你体能最差还不练,罚跑十圈,队长盯着点。”
苏娴没出声,默默应了下来。
这星期的第四次十圈了,也渐渐习惯了。
苏娴默默开始绕着操场跑着
跑到天色暗了些,球场上人差不多都走完
似乎只剩一位姑娘在绕着操场跑步了
队长肯定早走了,苏娴的步子慢了下来
剧烈的运动导致她的心跳加速,大脑似乎有点缺氧了。
苏娴蹲了下来,想喘口气。
有人把手轻放在了她的肩上,
“刚跑完可千万别蹲啊,快起来。”
一抬头便迎上了许巍的笑脸。
许巍伸出了手,苏娴握住了,许巍一发力,将苏娴拽了起来。
小姑娘险些跌进许巍怀里。
心跳险些停了,大脑差点上不来气。
苏娴的耳根有些红了,脸上却从容的很,轻轻依着许巍站稳,报以她一个浅笑。
“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去坐会?看你脸都跑红了。”许巍有些担心的看着这个瘦弱的姑娘。
“没事…谢谢你…”
其实完全是被你看红的脸。
苏娴在心里默默咽下一句。